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综艺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综艺

在武康路巴金和萧珊的家

时间:2018-3-13 18:06:33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连日阴雨,难得晴天。武康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巴金和萧珊的家。花园里,遒劲的紫藤未攀藤架,攀在凌霄的树上。  一楼的陈列室,昨天还陈列巴金事迹,此刻已展示萧珊生平。此时是1月8日,萧珊百岁诞辰。  壁炉上,竖放着巴金和十来岁儿子下棋的照片,萧珊坐在丈夫旁边,女儿小林执蒲扇站在弟弟身...
  连日阴雨,难得晴天。武康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巴金和萧珊的家。花园里,遒劲的紫藤未攀藤架,攀在凌霄的树上。
  一楼的陈列室,昨天还陈列巴金事迹,此刻已展示萧珊生平。此时是1月8日,萧珊百岁诞辰。
  壁炉上,竖放着巴金和十来岁儿子下棋的照片,萧珊坐在丈夫旁边,女儿小林执蒲扇站在弟弟身后。照片前摆着几只花篮,一个花篮的缎带上写着:妈妈生日快乐。
  巴金先生曾说:“每次戴上黑纱,插上纸花,我也想起我自己最亲爱的朋友,一个普通的文艺爱好者,一个成绩不大的翻译工作者,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她的骨灰里有我的血和泪。”这是巴金先生在《怀念萧珊》里记叙的。云开雾散时,曾有人提出为含冤去世的萧珊开个追悼会,但被巴金先生拒绝,他要用自己的方式纪念“最亲爱的朋友”。
  展柜上方,是1936年8月萧珊寄给巴金的第一张照片。照片背面写着赠言:“给我敬爱的先生留个纪念。”照片上,萧珊短衣白帽嘴角含情。
  下面是巴金《怀念萧珊》里的文字:“她是我的一个读者。1936年我在上海第一次和她见面。……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还不到20,对她的成长我应当负很大的责任。她读了我的小说,后来见到了我,对我发生了感情。”连日阴雨,难得晴天。武康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巴金和萧珊的家。花园里,遒劲的紫藤未攀藤架,攀在凌霄的树上。
  一楼的陈列室,昨天还陈列巴金事迹,此刻已展示萧珊生平。此时是1月8日,萧珊百岁诞辰。
  壁炉上,竖放着巴金和十来岁儿子下棋的照片,萧珊坐在丈夫旁边,女儿小林执蒲扇站在弟弟身后。照片前摆着几只花篮,一个花篮的缎带上写着:妈妈生日快乐。
  巴金先生曾说:“每次戴上黑纱,插上纸花,我也想起我自己最亲爱的朋友,一个普通的文艺爱好者,一个成绩不大的翻译工作者,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她的骨灰里有我的血和泪。”这是巴金先生在《怀念萧珊》里记叙的。云开雾散时,曾有人提出为含冤去世的萧珊开个追悼会,但被巴金先生拒绝,他要用自己的方式纪念“最亲爱的朋友”。
  展柜上方,是1936年8月萧珊寄给巴金的第一张照片。照片背面写着赠言:“给我敬爱的先生留个纪念。”照片上,萧珊短衣白帽嘴角含情。
  下面是巴金《怀念萧珊》里的文字:“她是我的一个读者。1936年我在上海第一次和她见面。……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还不到20,对她的成长我应当负很大的责任。她读了我的小说,后来见到了我,对我发生了感情。”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中国正在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研究中心
相关评论
       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林逸欣专属后http://www.loveshara.cn/援会)